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图】专访严屹宽:我和古龙先生星座特别合

【图】专访严屹宽:我和古龙先生星座特别合

时间:2016-03-01 08:35:02来源:搜狐娱乐

原标题:专访严屹宽:我和古龙先生星座特别合

严屹宽《新萧十一郎》剧照

  搜狐娱乐讯 (千一/文 远辉/视频)由严屹宽、甘婷婷、李依晓主演的古龙经典武侠剧《新萧十一郎》【高清观剧】正在搜狐娱乐热播。新版十一郎与观众见面后,再次掀起了一场关于宽哥颜值的大讨论,网友纷纷赞其为最帅十一郎。从叶孤城、陆小凤到李寻欢,严屹宽一人承包了古龙笔下多位英雄人物,他坦言,“我和古龙先生同属风向星座,我是水瓶座他是双子座,虽然古龙先生不在世了,但人与人之间可能气息相通,他呈现出来的东西很吸引我。”

  谈到拍摄经历,严屹宽不禁向搜狐娱乐诉苦,“翻拍经典真的很难很难。”这不,电视剧播出不久后,网友们就开始吐槽严屹宽诠释的十一郎过于搞怪,缺少大侠的沉着。但在他看来,了解十一郎的过程就像那首《洋葱》。“他的内心是越快乐越寂寞的,我希望观众能够看到十一郎的成长,如果找不到新的东西就没有必要再去演了。”

  和古龙同属风象星座,跟金庸先生不太来电

  《新萧十一郎》播出期间,严屹宽曾发微博缅怀同组演员王洁曦,这位姑娘26岁因病去世,《新萧十一郎》正是她最后一部影视作品。提起这件事,严屹宽立刻收起了他的标准式微笑。“打开弹幕会看到很多吐槽,但真正做这件事其实特别不容易。包括坠楼、摔过马、腰椎受了伤,甘婷婷被灯砸过,李依晓头部被咬伤缝了二十针。我左脚严重拍戏扭伤差点断了,再加上王洁曦那个小姑娘,这是她生命的最后的一部戏,所以我觉得《新萧十一郎》承载了很多人的努力。”

  搜狐娱乐:近两年古装武侠可能没有宫斗、仙侠剧的热度高,为什么还会选择十一郎这个角色?

  严屹宽:说实话武侠剧的难度相对而言会高。武侠都是传统的经典项目,这些故事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不仅是孩子知道,很多长辈也知道,再加之武侠剧它讲究的一个“武”字。仙侠剧我也拍过,很简单,可能就是挥挥手敌人溃不成军,但是武侠剧要讲究很多武术招式,武打的基础在里面是很关键的。所以说实话武侠真的是很吃力、很辛苦的,我也很希望能够接仙侠戏,这个中间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搜狐娱乐:您出演了很多古龙的经典角色,您是一个有“古龙情节”的人吗?

  严屹宽:你这个问题问的特好,说实话我跟古龙先生的作品拍的确实比较多,比如说叶孤城、陆小凤,包括我去年也演了李寻欢,全都是古龙先生的作品。也许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气息相同,虽然古龙先生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但是他呈现出来的一些东西可能吸引我,或者说这个作品合适我这样的艺人去演,所以一步一步,反而跟金庸先生的作品就比较少。

  我不知道的能不能聊星座问题?其实在星座上来说,古龙先生和我的星座都是属于风向星座,我是水瓶座古龙先生是双子座,所以是属于同一类的。同样,金庸先生是双鱼座,虽然跟我们的生日很接近,但是双鱼座和水瓶座应该不属于同一个星座系统的,所以可能不那么来电。

  搜狐娱乐:您处理的这个萧十一郎,有比较俏皮、比较搞怪的这一面,是因为想照顾到年轻观众的口味吗?

  严屹宽:我觉得都要考虑。人物他是多面体,就像戏里逍遥红说的,“人有善良的一面,更有邪恶的一面”。我希望呈现的萧十一郎他是有成长的,他跟在镜头前面每个网友都一样,都是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孩开始,然后犯了很多错,也办过很多愚蠢的傻事,然后慢慢的成长。

  所以我这版萧十一郎并不是一出场完全就天下无敌了,大家都知道他永远开着挂就没意义了。我这个萧十一郎的武力值其实挺低的,因为他只是一个侠盗,并没有说他是武林第一人,他只是偷东西厉害,但打架经常是吃亏,跑的比较快,他这种性格很活泼、很开朗,就像你说的90后、00后的观众爱看,他的节奏会很快。

  但我一直用这种方式,掩盖他内心的伤,真正接触他内心的时候他是很孤独的,用一首歌来形容就是《洋葱》,只要你把它剖开,看到他的心你会泪流满面,他是用越快乐越悲伤的方式去表现这个萧十一郎。

  衡量演员的标准变了,我在学着当明星

  时间回到《新萧十一郎》的开播发布会上,严屹宽的粉丝们纷纷跑到现场应援,在会场后部组成“宽粉”小方阵,这是在70后已婚男星身上少见的现象。早在“小鲜肉”一词还未大热时,严屹宽就与霍建华钟汉良、乔振宇被评为“天涯四美”,至今被人津津乐道。早期的严屹宽十分排斥这个标签,但这次采访他改变了态度,“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演员更是明星,我也在努力学习做明星。”跟着时代的步伐去改变自己,或许就是一种成长。

  搜狐娱乐:很多观众都在说这版的萧十一郎太帅了,又让大家想到了您“天涯四美”的称号,您现在会排斥这个标签吗?

  严屹宽:不会的,长大了。以前的叛逆心理是觉得专业院校毕业的演员谈什么美?塑造角色,只要观众觉得你演的角色跟你完全不能够划成等号,你就是成功了。但是时代也变了,现在大家觉得成功的概念是角色和演员要达成正比,而不是说是两个人完全没有关系的。所以时代在变、审美在变、衡量演员的标准也在变,现在的演员更是明星,我在努力做明星、学习当明星。好像学的东西一时间感觉用处不大,但是我觉得也是一条长路,跟长跑一样的。

  搜狐娱乐:您觉得就您而言,在颜值和演技两方面应该怎么去平衡?

  严屹宽:既然大家喜欢颜值我就用颜值勾搭,勾搭完再去表述内心更深层次的东西,而不是完全的抗拒,以前可能太绝对了,方式方法没用对。现在先把颜值立起来,大家喜欢来看了,慢慢的再把人物内心或者是更深层的理解剖析给大家,把曾经我要说的话、要设计的东西全拿捏在角色身体里面,跟大家分享。

  搜狐娱乐:您能分享一下,通过一件什么事让您有这种转变的吗?

  严屹宽:成长,跟十一郎是一样的。就是你不经历很多事情你是不会知道的,十一郎也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每一个人都会这样。年少都会轻狂,会觉得什么都是我的,我都能做到。但是并不是,有的时候你要为现实而妥协,十一郎就经常妥协,直到逼到最后才开挂,所以人生也是一样,我觉得蛮好的。

  搜狐娱乐:大家都说2016年会是您的霸屏年,您做好和小鲜肉去PK的准备了吗?

  严屹宽:不PK,顺其自然吧。因为说实话到了一定年纪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你会发现其实以前一直想要成全自己,想把自己做的多好。当你曾经走过那些路之后,你会发现小鲜肉其实也是在走你曾经那条道,我会更多的成全、更多的去帮助。所以我在拍戏的时候也是会经常跟他们聊一些细的东西。

  最近在跟杨洋演戏,我就经常教他武打的东西该怎么打。怎么保护自己不受伤,同时又能够漂亮,能够动作到位,什么镜头用什么样的东西,我经常会跟他们聊一些这样的东西。因为你学到的东西或者你生活中得到的很多经验,在别人身上体现出来也是挺好的一个方式。所以我经常会跟他们交流一些东西,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悄悄的跟他说:你这跳转一下这样会好。我觉得很开心的,他们也会很礼貌。

  和妻子合作感觉很不一样,希望下一代比我帅

  采访进行中,严屹宽的妻子恰好也在身边,二人合作的一部古装剧刚刚杀青不久,严屹宽向搜狐娱乐透露,因为过度疲劳杜若溪的听力下降了百分之五十,现在正在慢慢治疗、恢复。而夫妻二人对话的日常就是,古装戏太熬人了。“不仅化妆、拍摄辛苦,还要咬文嚼字,我也想拍时装戏开汽车、喝咖啡、谈恋爱,但拍戏这件事并不是都能如演员所愿的。”同时,严屹宽也表示,希望尽快调整好身体,生出比自己颜值高的下一代。

  搜狐娱乐:这部剧播出以后大家说女一、女二有些“撞脸”,你怎么看?

  严屹宽:我觉得不撞,她们两个人的风格完全不一样,这次我也特别喜欢李依晓演的风四娘,那个至情至真的感觉演出来了。她和甘婷婷那种执着的爱不一样,她这种执着是外在的,甘婷婷那个角色是内在的一种执着和被命运糊弄的那种状态,但是李依晓这次的执着带着很多可爱的点。

  李依晓也很不容易,刚开机不久她就受了伤,脑袋上缝了二十多针,这么长的伤口每天扒开头发都能看到,这几块头发全部剃掉,剃掉之后伤口还没好,就伤了五天,线还刚刚长了点肉,就开始把头发梳起来,再把假发贴往上贴。而且还拍打戏,一动头上的头发都是重的,再加上一些假发还有头饰一带动,真疼。所以我觉得每一个演员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为了这部戏能够拍好,也是值得的。

  搜狐娱乐:拍戏时,与妻子合作跟与其他女演员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严屹宽:完全不一样。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就是命运的原因,自己和太太在一起演戏,一开始合作的一两部戏是充满着暴力情节的,就是彼此不买彼此的账。你是专业的我更是专业的,我比你更专业,两个人都有独到的自我见解,这也是两个人爱情的一种磨合。那时候两个人经常急眼,会为一些事情吵起来。

  但磨合期过去,就变成心心相印了,她在表现的时候需要点什么东西,我就马上给他,我想要什么她也立马会感受到,会给我。所以我和她两个人在演戏的时候,这种隔阂就少很多,不用去考虑你会怎么想。经常两个人回了家之后就一起在床上拿着剧本对,你还不能跟别的女演员商量。哪怕半夜去别人房里对词,这个都是不对的、不应该的,所以我跟她可以多做功课。

  搜狐娱乐:你们夫妻二人都是比较忙的,准备什么时候生宝贝?

  严屹宽:因为之前真的太累了,身体上肯定出现一些问题,我觉得要调整一段时间。并不是说我想要就能要的,也不是我太太想要就要的,这个也是需要身体状态好的前提下,希望下一代能健健康康的,继承一些好的基因在里面,而不是生出来病病歪歪的,所以我们俩也是在调整,希望能够早点孕育下一代,我希望能够长的比我帅。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