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钱颖一、施一公、张首晟……这可能是史上最豪华的开学第一课_搜狐科技_搜狐网

【组图】钱颖一、施一公、张首晟……这可能是史上最豪华的开学第一课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时间:来源:硅谷密探

原标题:钱颖一、施一公、张首晟……这可能是史上最豪华的开学第一课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原标题:钱颖一、施一公、张首晟……这可能是史上最豪华的开学第一课

硅谷Live/ 实地探访/热点探秘/ 深度探讨

2017年9月5日,富途证券创始人、原腾讯18号员工李华从深圳飞往北京,重新进入大学。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每隔两个月,他都要腾出三四天的时间,放下工作,身份从独角兽企业CEO,转变为一名普通学生,开始人生第二次教育经历。

百战归来再读书,李华加入的是由腾讯青腾大学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合办的清华-青腾未来科技学堂。

史上最豪华的开学第一课

9月6日至10日,在清华园,首期 48 位 CEO 学员开始了五天的学习之旅。

导师团包括: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斯坦福大学教授 Brian Kobilka,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教授;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斯坦福大学教授张首晟,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生命科学学院讲席教授饶毅,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汤晓鸥,中国科学院王飞跃教授,以及清华大学杜鹏飞教授等在内的导师,以现场授课等形式与学员交流。

Brian K. Kobilka:7年25亿美元的投入与15%的成功率

201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斯坦福大学教授Brian K. Kobilka

诺奖得主、斯坦福大学教授 Brian K. Kobilka 以G蛋白偶联受体与药物发明为题发表主题演讲。

身处学界最前沿,Brian K. Kobilka 表示药品研发的成本非常高,而且风险很大,耗时很长。通常开发一个成功的新药,需要投入25亿美元的资金,花费是7-12 年的时间,而最终只有10%到15%的备选新药能够成功上市。

如何对药物发展过程产生影响,Brian K. Kobilka 教授指出研究的每一步发展都和科技的进步有关,对受体的结构有足够的了解才可以使用电脑的帮助。他还提到了自己对镇静剂药物的研究,他们试图让药物激活人体好的因素,不激活坏的因素,减少镇定类药物的副作用。

张首晟:人工智能,为何是现在?

斯坦福大学教授张首晟

斯坦福大学教授张首晟从信息时代的摩尔定律、基础科学和硅谷面临的危与机、拓扑量子计算机、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知识,到为何投身投资事业以及中国未来的机遇,为现场学员上了一堂精彩的物理课。

人工智能的爆发源于三个重要趋势的神奇汇聚:

第一,摩尔定律所描述的计算能力的指数增长。计算的能力一直按照指数增长的原理,也即按照摩尔定律指数增长;

第二,互联网和物联网的爆发性增长所产生的海量数据;

第三,智能算法的快速发展,突飞猛进在变化。

现在的人工智能还在一个比较简单的仿生的阶段。最早人类从鸟的飞翔中得到灵感,达芬奇想到怎么用一个翅膀像鸟一样飞,但没能推动到很前面。后来因为我们掌握了飞行的第一性原理,也就是所谓的空气动力学,指导我们造飞机飞的比鸟高,比鸟快,比鸟远,并且这个飞机并不像鸟。

人工智能也是一个同样的发展过程。现在人工智能可以看到,左边看到人的大脑,有神经原之间的连接,右边可以看到计算机模拟神经原之间的联系。

涨姿势

Take Away

人类能够飞上天,不是因为靠模拟鸟的翅膀或者模仿了鸟类的飞行动作,而是因为掌握了空气动力学。人工智能如果要真正突飞猛进,还需要掌握智能的第一性原理。

但我们还没有真正理解智能的第一性原理,哪一天我们理解了这一点,或许就能够把人工智能发展的更加突飞猛进。

施一公:眼见不一定为实

中国科学院院士、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

9月9日下午,被称为“中国诺奖”的第二届未来科学大奖获奖名单公布,清华大学施一公教授获得“生命科学奖”。就在当天上午,施一公教授还在青腾大学做了《生命科学与未知世界的探索》的授课演讲;畅谈宇宙、生命与科学的关系,人类对于未来和科学的探索是否是“真实的”客观世界。

我们的感知世界只有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五种,这五种感官来自一千种蛋白。比如说视觉,它就是由三种蛋白决定的。这三种蛋白让我们对这个世界有了感知。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一个“偏见”,就是由三种蛋白导致的,我认为这是一种“误觉”。这三种蛋白告诉我们的,你觉得这是客观世界吗,是人类给我们杜撰出来的乌托邦世界。

涨姿势

Take Away

人们自信地认为看到了无比缤纷多彩的世界,实际上视觉仅仅是人眼对390纳米到700纳米的电磁波的接收,因为我们的眼睛里主要有三种感光蛋白,无法感受到这一狭窄波长范围之外的电磁波。我们看到的宇宙,看到的世界,有可能完全是这样一个主观的偏见,是真实世界的一小部分。

施一公教授说,无论是宇宙还是生命科学,无论是宏观与微观,都可以一句话概括为:眼见为实。但是这与我们五感中的“眼见为实”是不同的,正如三维空间中的我们是无法理解思维空间的存在的。

马化腾:未来企业将聚集在云端

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负责人马化腾更关注科技发展和产学研的跨界融合。

马化腾以腾讯为例,讨论了探索科技创新新动态,从三个方面讲解了科技和商业如何能更好地结合,也为大家分享了他眼中未来科技的发展形态。

首先,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科技越来越融入各行各业,在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大浪潮里,科技是所有产业界都必须去关注的。目前在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家企业中,前五家在一年之内成为了以科技,包括以互联网、信息科技为主的企业。这个变化只是近两年的事情,过去这些榜单里都是能源和金融巨头企业;今年已发展为有七家公司是互联网和科技企业,腾讯和阿里都在榜单之中,其发展之快令人触动。

其次,腾讯正在大力投入的几个基础性因素,第一个是AI,第二个是云计算,第三个是大数据,用马化腾的话讲,未来所有企业的基本形态就是“在云端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

过去把“用电量”作为衡量一个工业社会发展的指标,而未来“用云量”也会成为衡量一个数字经济发展的指标,马化腾说。大数据无疑又是AI和云的“刚需”存在,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最后,马化腾提到产学研需要一些创新的生态。他认为产学研是大有可为的,希望产业界和学校界能够更紧密地联起手来,共同迎接未来整个产业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浪潮。

钱颖一:训练大脑思考比专业知识更重要

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

面对从产业界到高校的人工智能热,钱颖一援引爱因斯坦的名言说,“大学教育的价值不在于记住很多事实,而是训练大脑会思考。我想这一点,大家都是非常的赞同。专业的知识不是那么重要,至于什么专业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要训练大脑会思考。”

对于这次论坛不仅是科学的知识,科学的精神,而且更重要的是对未来的探索和对未来的思,希望科技更多地造福人类。

饶毅:人工智能模拟真人,都是假的

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理学部主任、生命科学学院讲席教授饶毅

饶毅表示,当前神经科学受到广泛重视,部分是因为人工智能推动,但这并不意味着神经科学处在任何一个特殊时期,神经科学的研究会一直存在,而且神经科学永远是最后的前沿,是无尽的前沿。

现在神经科学的研究是有一定的进步,主要的原因是用了所谓光遗传学技术,这是一个重要的技术,这个技术重要到很多人在使用它。如果要诚恳的评价的话,没有带来任何概念上的突破,是用于验证和否认现在已经有人想过的一些事情。验证和否认的时候,结果特别好看,所以很多人在比较夸张性的用它来做宣传。

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 饶毅预期较为谨慎,他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在我们有生之年都不可能达到科幻的程度,甚至“所有的高级的(人工智能)对思维、认知和情感的都是瞎说的。我也认为人工智能的进步是有限的,把人工智能模拟成人的,我认为百分之百的都是假的。”

汤晓鸥:人工智能未来将有三大突破点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汤晓鸥

2011年是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分水岭,有四个原因。

第一,需求。手机出来了以后,手机上的摄像头变成了人的第三只眼睛,产生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需要智能地分析;

第二,数据的体量有了大幅的增加。智能手机的出现,产生了大量的训练和应用数据。

第三,硬件的训练平台。原来我们用CPU、用超算、做人脸识别的时候,用了近千个核,要跑一两个月才能把一个算法跑出来。后来用GPU,10台机器,六个小时就跑出来了。所以给了大学实验室和小公司一个可承受的硬件平台和能力来做训练。

第四,深度学习的框架允许我们做端到端的学习。深度学习用深度神经网络框架,允许我们用几千个、几万个、几亿个参数,覆盖各种场景应用。就可以在一些单项的应用上超过人类,替人类来做这个单一的工作。

人工智能近期和远期有哪些地方是可以突破的呢?我觉得有三个方向应用的会比较多。

一个语音识别。这个是相对成熟,也是第一个突破的。

二是视觉,现在的主战场就是在视觉领域。我们先把人听的能力解决了,第二是看的能力。看的能力的场景是非常多的,这个是目前的主战场。

第三就是自然语言的理解,这件事情是还没有解决的。

涨姿势

Take Away

人工智能近期三个方向的应用会比较多,第一是语音识别,第二是视觉,第三是自然语言理解。

学员说:我们学到了什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