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钱都去了哪些城市?资本也用脚投票_搜狐科技_搜狐网

【组图】钱都去了哪些城市?资本也用脚投票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时间:来源:36氪

原标题:钱都去了哪些城市?资本也用脚投票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原标题:钱都去了哪些城市?资本也用脚投票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城市数据团”(ID:metrodatateam),作者:城市数据团。

数据团的后台留言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中国哪些城市更有发展前景?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某些省会城市?某些三四线城市?

评价一个城市的发展机会,其实是个挺复杂的,但我们也可以抽象简化为两个核心问题:

  • 人有没有来?

  • 钱有没有来?

关于第一个问题,实际上是城市间人口迁徙问题,有关这个问题数据团已经写过很多篇文章了(例如:一线城市严控人口,我们还能去哪?)。今天让我们换个角度,从钱的视角再来盘点一下全国城市的发展机遇。

钱是什么?资本。资本的主体是什么?企业。

因此,如果要研究城市之间钱的流动,我们最需要关注的就是企业间的跨城市资本流动。我们使用了启信宝提供的全国1.1亿家企业的全样本数据库,搜索了全国近五年(2013.1-2017.6)所有企业间的投融资信息(由于数据量巨大,我们本次研究只识别了城际控股型(含全资)的企业间投资,使得本次研究更聚焦在跨城市的重大企业投资关系,以求更好地表征城市对外来产业资本的吸引力,更精准的体现城市在区域层面的吸引力和控制力),做了一个有关全国城市发展机会的小小的研究。

通过建立城际投资的全国城市拓扑关系网络,可以清晰的看到中国的城际产业资本的控制中枢,那就是以“北上深”为中心的城市网络,请看下图:

如果把这些城市落在地图上,我们就可以构建出全国跨城市资本流动地图:

从这张图上,我们可以识别出三个亮点密集的区域: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北京-天津城市群,这三个城市群与成都-重庆西部城市群构成了一个钻石形状。

在钻石之外,仅有星星点点的东北和西部的几个亮点游离;而这颗大钻石内的资本流动,占据了全国资本流动的90%以上。相比较全国人口分布的“腾冲线”,全国资本流动的钻石形状则显得更为集聚。

我们接下来看,钱是从哪些城市流出来的?

近五年对外控股型投资笔数最多的10个城市如下图所示:

在这个榜单上,北京、上海、深圳毫无悬念地包揽了前三名,且在量级上远远超过了其他城市。可以说,北上深通过一笔笔对外投资,引导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着全国的资金流向和经济命脉。

更有趣的是前三名之后的排序:

  • 第四名,杭州。表现最为亮眼的省会城市,崛起的新一线城市(给马省长深深鞠躬);

  • 第五名,广州。江湖人称“北上广”三兄弟的广州,在对外投资的控制力上已经与另两位兄弟渐行渐远了;

  • 在以上前10名中(接下来上榜的是天津、南京、宁波、苏州、成都),有5名都是长三角区域的城市,可以看到长三角地区资本的活跃程度。

那么,这些钱又流向了哪些城市?

可以看到,吸引外来控股型投资笔数最多的前三名的仍然是北上深。相比投资排名,宁波跃迁至第四名,超过了杭州。而广州则再下降了两个名次。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外来资本流入城市的榜单中,嘉兴挤掉了南京,进入前十名。很明显,相比资本对外输出,嘉兴是一个更受资本青睐的城市。

那么,除了前十名的头部城市之外,全国其他城市的资本流动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

根据我们的统计,在全国范围内,如果以投资笔数作为衡量指标,一个城市最大的投资方绝大部分来自以下四个来源:

  • 北京

  • 上海

  • 深圳

  • 该省省会

可见,中国的资本流动基本处于北上深势力与本地势力的激烈争夺中。

据此,我们可以把全国三百余个地级市(含直辖市)划分为两个阵营: 若某城市最大的外来投资方为北上深之一,该城市划入“北上深阵营”;否则,划入“本地化阵营”(有极少数城市的最大外来投资方既不是北上深也不是本省省会,但为了简化计算,我们仍然将之划入本地化阵营)。

我们先来看看趋势吧,见下图:

在2013年,北上深阵营和本地化阵营的城市比为2:8,而到了2016年,已经接近4:6。

“北上深阵营”高歌猛进,“本地化阵营”节节败退。

我们把这一趋势变化逐年落在地图上,用红色标识北上深阵营,用蓝色标识本地化阵营。可以看到下面这张动图:

可以看到:2013年,“北上深阵营”的地盘仅仅局限于国内少数相对发达地区,以及各省省会城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北上深阵营”的势力范围逐步扩大,东北和内蒙的大部分地区纳入了“北上深阵营”,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城市也逐渐成为“北上深阵营”的一员。

“北上深”越来越强大的资本力量,正在逐步地穿透中国经济的底层——三四线城市。

那么,随着资本输出力量的极化(北上深的资本影响力越来越大),资本输入的城市格局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数据显示:2014年,90%的控股型城际投资去向了99个城市,而到了2017年,90%的城际投资只去向了60个城市。

我们来比较一下历年的数据,请看下图:

很显然,资本越来越挑食了!虽然钱越来越多,但却集中到越来越少的城市。

如果选择几个重点行业来看呢?对不起,那将是一幅更加惨烈的画面:

最近5年,全行业90%的城际资本集中在26%的城市里;但假如我们只聚焦科技、金融、文化等高端产业的话,90%的城际资本仅仅投给了9%的城市。

是的,资本挑食,而聚焦高端产业的资本则更加挑食。他们所青睐的城市只有下面区区若干而已:

是的,我们身处一个极化的世界中,并且极化仍在加速进行。但这的确就是资本用脚投票的结果。

那么,在这幅不断极化的画面中,哪些城市还有机会?

我们设计了一张表单,从一个小视角看看那些抓住了也许只是转瞬即逝机会的城市。

这张榜单上,北上深杭宁牢牢占据着最靠前的位置。我们耳熟能详的许多城市,包括广州、成都、苏州、南京、武汉、西安等,也都是top20的常客。看上去,其他城市似乎没有任何逆袭的机会了。

但我们欣喜地发现:榜单上也有一些不那么星光闪耀的城市,比如嘉兴(浙江)、湖州(浙江)、新余(江西),但特别值得一提的则是——伊犁(新疆)。

位处国境边缘,远离发达地区,伊犁为什么能上榜?

这里不展开了,线索其实是一个也许大家都没听说过的地名:霍尔果斯。但正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我们在启信宝里以它为关键词搜索文化业,会跳出5000+的结果,其中不乏明星企业:

一个特殊的机缘,一个特殊的行业,也许就会成就一座城市。

按照这个逻辑,接下来,我们选出了科技、金融、文化、制造、房地产等五个样本行业,汇总了近5年的数据,按照城市吸引外来投资的总笔数做了一个榜单:

同样的,我们以吸引外地投资占全国比重的增速进行城市排名,得到了另一个榜单:

在这两张榜单中,我们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许多活跃的耳熟能详的明星城市,也惊喜地看到了一些并不那么出名的城市。无论如何,这些逆袭的城市,它们代表了在资本极化世界里的机遇与希望。

那么,这份充满希望的榜单里,有你的城市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