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改变心境:我终于不再是焦虑的完美主义者了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创业改变心境:我终于不再是焦虑的完美主义者了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时间:来源:36氪

原标题:创业改变心境:我终于不再是焦虑的完美主义者了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原标题:创业改变心境:我终于不再是焦虑的完美主义者了

  编者按:本文作者Jessica Hatch在辞职后成为了自由编者,本文中,她向读者分享,创业后,通过明确自己的目标,合理规划自己的日程,获得客户,赚得收入,自己的心境也悄然发生了变化。自由职业虽然不适合所有人,选择这条道路也没有那么可怕,更像是一场探险。

  我之所以走上自由职业者的道路,并不是在公司小隔间待得憋屈,一时冲动。而恰恰相反:当时我正在意大利的梦幻旅途中,我忽然意识到,为自己工作才能真正让我开心。我精打细算得来的这场旅行使我意识到我已经有一定的资金缓冲,可以开始了。

  当别人让我写写我是怎么攒钱,能够成为全职自由职业者时,我就是按照Lislie Knope(美剧《公园与游憩/Parks and Recreation》中的女主角)的方式做的。多亏了我这A型人格,我会列出详尽的大纲,寻求他人的意见,在我最终交稿前,每个字都会反复斟酌。

  故事始于我全职自由职业者的第一天。当我回过头来读自己的经历时,时而蹙眉,时而焦躁。现在怎么办呢?

  焦虑本身也具有两面性。那些定义了我职业生涯的焦虑行为——完美主义、超组织化、多任务处理,在当今的职场中也备受赞誉。当我单干后,这些会拖我后腿吗?

  事实证明,并不会。相反,选择成为自由职业者,使我更关注创业的每一步,反而帮我克服了焦虑,最终开辟了新天地。

  • 建立客户名单

  首先,我需要客户。当时的我有两个障碍:老是想要讨好别人,以及害怕被拒绝。

  在过去,我会不遗余力地让别人高兴,比如说我会定期往返于弗吉尼亚州和纽约去亲自面试那些无薪实习生。但是费很大劲干好一件事会让别人觉得你的需求可能不如其他人的需求重要。我很快意识到,要想要做好自由职业者,我得确保自己也要重视自己的时间和生活质量。所以我已经开始学着拒绝那些免费试用我的要求,我也会控制自己想要放下一些去回复邮件的冲动。

  考虑到我为自己定下的时间和每月的财务需求,我计算出我的花名册上一次最多可以有六位客户。每天有空当我就会pitch客户,至于在哪儿pitch我倒是不介意,从出版联系人、作家和之前的客户那里会获得客户,在Upwork,Reedsy和编辑自由职业者协会(Editorial Freelancers Association)的项目合作版块上也会获得客户。

  你会吃很多闭门羹,尽早把这些处理掉大有裨益。我对于被拒绝有两个选择:要么很沮丧、要么能够都从中学到东西然后继续上路。现在,我档期经常提前两个月就满了,对于失败的恐惧也消失无踪。

  • 确定行程表

  精疲力竭、重复预定、黑眼圈要用遮瑕膏给遮住,我跟Leslie Knope的相同之处可远不止这些。(即使睡眠不足也要主持电视马拉松完全就是我会干出来的事。)

  但是长时间处理多重任务的状态无法持续很久。我深刻地意识到这点还是今年五月份的时候,那时我发现自己需要依赖咖啡因才能平衡各种工作——客户工作、电视邮件、博文、会计、开发网络研讨会议课程,每每都要工作到凌晨五点。(现在光是想想我都觉得头大。)

  为了使我的工作能够进展下去,我得试着不再时时处处都当一个控制狂。

  把工作分派给他人其实更富挑战性,因为这意味着要从只想着怎么存钱的生活方式转换到我还得花钱以节约时间的生活方式上来。现在我既能做到节俭,又能负责任地把一些任务外包出去,如结算账目、发博文介绍我的业务。幸运的是,这些开支基本上不用交税,看来我对自己好一点,还能获得小奖励。

  我也学会了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一天的工作我都会设置截止时间,有时候以防万一会算上最近的半个小时。每天早上九点的时候开始工作,到下午五点左右,停下来,慢跑放松一下。然后会跟我男朋友Paul约个饭,饭后要么回去工作要么休息,看当天晚上的安排。

  时间管理是我不断要去做的工作,但是我觉得我做的不错。

  • 管理账目

  如果你是自由职业者,季度预估税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个钱你要是不交,那么你所面临的罚款可是你年度所得税每日利息累计起来的总数。

  对于这种重要的问题,我通常会反复考量,所以我把自己的焦虑外包为我信任的会计Chad。Chad在各个方面都帮助了我,诸如帮我申请本地营业执照,打理季度预估税(也就是每月收入的25%)。

  说到税收,如果一个客户每年付给我的钱超过了600美元,我会给他们一张1099的表格,用于下一个年度收入。我在合作一开始就会这么做,所以大家都不会有困扰或者忽略掉什么。

  • 为我的私人生活留出预算

  对于自由职业者和传统员工来说,做预算是不一样的。每两个星期的星期五,工资不会准时打到我们的账户上,所以除非我们的钱到银行,我们没法去做那些额外的开支或者存储。

  因为这一点,我不仅习惯了听到“No”,也更擅长说“No”。除非我每月的固定支出有了着落,否则我朋友约我出去我一般都把他们约到我家,也因此形成了一些有趣的传统,比如说十月的“疯狂怪物夜”,我们会看一些恐怖电影,然后讨论哪个反派能够撑到下一轮。

  想要提前攒点钱也很不容易,自由职业者生活的这点对我来说也最为困难。但是,通过杂事控制在合理范围你,保持客户名单充足,我每月也能攒1000美元,并涵盖了几个目标:房子的首付、旅行基金、以及退休账户。

  • 我的自由职业者生活即将迎来一周年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自由职业。我深知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去年的时候我坐在办公桌钱,感觉那种焦虑要把我吞噬。

  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我勇于接受挑战,不断转换视角,与来自四个大洲的客户同事,怡然自乐,今年秋天,我甚至还给作家们发起了目标设置的活动。要不是因为我的行业是这种成败全靠自己的行业,这一切也不会发生。

  今年十月,在我的自由职业者生涯即将满一年之际,我会回到意大利参加一个写作工作室。我这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得到的邀约,随后,我靠着椅背思考良久,感慨个中因缘。

  我信任自己能够自主创业,这个事实就意味着我有钱也有时间接受邀请。但曾经觉得这种机会很有风险、是无可奈何的最后的选择,而现在呢?现在我觉得就是一场探险。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mpany.com/40462788/this-is-how-i-worked-through-my-fears-of-becoming-a-full-time-freelancer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